2020年8月3日星期一

8月4日

我的摩托很破旧,可它依旧很坚持。去海边的路需要二十分钟,途中我发现了一些从前没见过的村庄和农民的新房子,心里非常高兴,另一边,原来,我可以在沙滩上捡垃圾——这是除了欣赏海滨的美丽,周围人的样貌外,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——每天只要一点点就好。

2020年7月23日星期四

7月23日

1. 下午的时光,让我想起小金鱼,干净的水,明媚的阳光,摇摆的尾巴,像被一阵风吹过,小小的我和它,共同呼吸似的。

2. 梦里,哭泣般的歌声从对岸传来,睁开眼,我独自面对人潮的街头。

3. 夜空下,湖畔边,生之美好的愿望,落下了心中的土壤。

4. 这次,孩子梦见了翅膀,滑冰场上空,温暖的掌心托起的,那名回忆里的幼儿。

5. 褪去的潮水和沙滩有个秘密——看了我许久的一颗星星。

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

7月21日记12

1. 外公给一百块钱,外孙不要,我竟然拿下了,感觉不对,又塞给了妹妹。

2. 女士指着沙滩说:“谁画的佩奇这么好啊?”我回头笑了。

3. 发现一个爱孩子的妈妈。她给顾客剪了一个头发,多么快乐的我。

2020年7月19日星期日

7月19日记12

下午我非常快乐,因为时光是在海边度过的。我站立在一个展望台,面对形形色色的人群,百看不厌。为什么会有这种体验,好像这种快乐是随着海面上的风,送进了我的身体里,把杂念都清空了,留下的景象都那么纯粹,父亲在挖沙坑;女朋友和女朋友相互拍照,少年喊着妈妈,模特和摄影师像一对小蜜蜂,四个躺在毯子上的女人和他们站在边上的男人,熟练地把爱心画成串的少女,让陌生人留下一丝注目。

霎那间,我体会到,是“他们”给了我这种体验。

7月19日记11

在家门口碰到嫂子和她的两个女儿,我刚从外面回来,说要不要上去坐坐,她说不用了,我说,那我上去吃完饭了。然后我吃完饭,玩半小时游戏后,在阳台看到嫂子她们又来到我家门口,我对她们说,上来坐坐吧。他们上来,我把柠檬水从冰箱里拿出来分大家喝。

我心情依旧难以平静,病理上说,“思维反刍”复发,尤其是谈到“老问题”的时候。可能邻居闲谈就是那样,但是对我来说,“这个问题”已经过去了。

终于还是来了,我心想:如果你有能量,想传染给对方,在我和嫂子之间,用打招呼的方式就好,不知道为什么,坐下来说话,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把“老问题”搬出来,好像说个一百遍都没完。

2020年7月16日星期四

日记09

1. 背离故乡的浪儿,赶上浪花,碎成泡沫,在时间的细缝里,落下声声叹息。

2. 小手被大人拉着,落下心爱的游泳圈,留在身后的浪花,怎么也赶不上。

2020年7月15日星期三

日记08

母亲
生产未接电话
生产已读短信
空降我的夜梦里
寺庙毁了
河床干了
嗓子被哭喊声淹没
黎明的城堡被炸粉碎
眼角的一滴泪
默默地来到
黄昏的边缘